重庆旅游

在北京学中医的华侨三姐妹:咱们在对方身上练

发布时间:2021-08-23

  华侨青年说|在北京学中医的华裔三姐妹:我们在对方身上练“扎针”

  生于英国,成擅长马来西亚,却都选择到北京学习中医;

  不仅会钢琴、水墨画、武术等“热才艺”,还会弹“小众”中国乐器——柳琴;

  本期“华裔青年说”,来自马来西亚的吕家三姐妹分享了她们的成长故事。

  吕纯晶:29岁,本科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,硕士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。现在在马来西亚开设中医诊所。

  吕彦:26岁,本科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,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硕士研究生在读,擅长柳琴、钢琴。

  吕纯华:22岁,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本科在读,擅长水墨画、柳琴、钢琴,同时还有一定的新媒体撰文及经营才能。

  以下为三姐妹的讲述:

  Q:为什么会学习中医?

  吕纯晶:我学习中医是机缘偶合,有次我跟妈妈去中国台湾游览,碰到了我的表舅,他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。旅游期间,我妈妈忽然生病,表舅用针灸给我妈妈医治,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,让我决议学习中医,并在硕士时抉择了针灸按摩方向。

  吕彦、吕纯华:我们取舍学中医是受到姐姐的影响,姐姐在北京读书时常常跟我们视频,跟我们聊她在北京的生涯、中医课程等,让我们对北京和中医都发生了很大的兴致,后来我们就决定追随姐姐的脚步,前往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中医。

2017年9月,吕彦(左)、吕纯华(中)、吕纯晶(右)相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。

  Q:学习中医的进程中,发生过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?

  吕纯晶:在北中医读研讨生时,有次一个课程的期末测验与民乐团专场演出有时间抵触。我就提前了一段时间开始筹备考试,同时部署时光练琴并参加排练,特殊是邻近演出时的额定排练。考试那天我提前交卷,遇上了校车前往延庆演出。最后不仅上演胜利,考试成就也很幻想。

  吕彦:刚上大一时,有一次吃多了生豆腐,深夜因消化不良而胃疼。姐姐就说给我扎针试一试(那时她刚开始学习针灸)。我向来都很惧怕被针刺,硬是不肯,认为忍忍就从前了,然而胃疼了良久没有缓解,于是姐姐不论我的“抗议”,直接就预备给我扎针。结果我一看见她手里的针,吓得胃即时不疼了,就赶紧跟她说,防止了本人受“皮肉之苦”。中医有一句话叫“恐则气下”,当时亲自领会了这句话的含意。

2019年6月,吕纯晶(左2)、吕彦(右2)与父母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参加纯晶的硕士研究生毕业仪式。

  Q:平时你们是怎么训练针灸的?

  吕纯晶: 学习针灸时,学生们个别是先在自己的身上训练扎针然后再相互练习。但是我的“第一针”是扎在一位男同窗身上。他自告奋勇被我扎,经过再三断定并告诉他我是第一次下针后,我就在他的身上扎下了我的第一枚针。

2014年5月,吕纯晶随北中医民乐团在国际针灸研究会晚宴演出出。

  吕纯华:我们三姐妹都学习中医,大姐和二姐硕士都读的针灸推拿专业,所以我们在练习时就比拟便利,可以彼此在对方身上练习。

2020年10月,吕纯华参加北京中医药大学本草博物杯讲授大赛。

  Q:在北京生活和学习的时候,产生过哪些有趣的事件吗?

  吕纯晶、吕彦:在北京时,有一次我们想煮酸辣汤,就去市场买食材。因为是第一次做,便向市场阿姨们求教详细做法及所需食材,没想到阿姨们也都没做过,但她们都无比热情,塞给我们良多菜,其中有各种辣椒。煮汤的时候每种辣椒我们都放了一点,吃完后未几就“上火”感冒了,真是难忘的“事变”啊!

  吕纯华:有一次我报名加入了学校园游会,卖马来西亚的美食。我姐姐们也一起参加,我们赶着做出了特点七层糕和辣酱。成果没想到我们的糕点能那么受欢送,在园游会开端后半小时内就售完了!我印象最深的一位顾客,他本来想跟我们磋商降价,但仍是按原价买了一回,他之后还拉着友人回来又买了一次。这让咱们很愉快,感到是对我们的确定。

2019年6月,吕彦(左)、吕纯晶(中)、吕纯华(右)参加北中医园游会卖马来西亚食品。

  Q:为什么会选择学习柳琴?

  (热常识:柳琴:弹弦乐器。又称柳叶琴、金刚腿、土琵琶。中国传统乐器。)

  吕纯晶:当时会学习民乐重要是由于学校要求,小学三年级时,学校请求每个学生都挑选一项课外课程。选择柳琴则是碰劲,我原来想学扬琴,但当时中文不太好,把柳琴看成了扬琴,就误打误撞学了柳琴。

  吕彦:我和小妹学习柳琴主要是受到姐姐的影响。不过我们弹琴的作风不同。大姐善于弹奏抒怀的曲子,感情表白力好;我爱好充斥豪情和戏剧性的歌曲,一弹则让大家感触到奔放的旋律;小妹更偏向于轻快活跃的曲子,弹琴时经常让人有一股想蹦蹦跳跳的感到,还会机动地给旋律配音。这种风格同时也体当初了钢琴演奏方面。

2018年11月,吕纯华(左)、吕纯晶(中)、吕彦(右)参加“北京大学生音乐节民乐团合奏竞赛”。

  Q:能够分享一两个学习柳琴的故事吗?

  吕纯晶:高中时,我当了柳琴乐器组长。有一个义务是在排练前帮组员们调好琴,一共有6把。我对调琴始终有些暗影,因调不好弦轻易断,还可能被断弦刮伤出血。一段时间后,我逐步战胜了胆怯感,调琴也越来越纯熟。

  吕彦:高中的时候,老师在乐团吹奏会里给我支配了一项独奏节目。平时排练都很顺利,没想到在正式演出时,我才演奏了一半,琴弦全松了,没法继承弹下去。不过老师曾经说过:台上出状态时,最主要是不能慌,要坚持沉着并学会变通。所以只管曲枪弹不了了,我还是即兴演奏了一下,而后提前停止独奏。

  吕纯华:弹柳琴时须要手持一片相似吉他的拨片。中学时,我加入了学校的民乐团,有一次在学校的晚会上,我们表演多首独奏曲。然而在弹奏着第一首曲子时我的拨片就掉了,我也不可能去找。因为麦克风是正对着我的,所以当时我就慌了。这时,坐在我旁边的队友发现我的状况错误,晓得问题后就在曲子空隙中直接把她的拨片塞给我了,最后我成功地实现了表演,我至今异常感激她那晚的辅助。

2019年6月,吕纯华(左)、吕纯晶(中)、吕彦(右)于北中医良乡校区举行的民乐团专场演出弹奏柳琴。

  Q:从英国到马来西亚再到中国,文化差异宏大,如何适应这种改变的呢?有哪些差别让你印象深入?

  吕纯晶:对我来说,当我7岁从英国来到马来西亚后,语言成了一个很大的阻碍。在英国的时候,我学习中应用的都是英语,虽然在家会说汉语,但是在浏览、写作等方面十分不纯熟。到了马来西亚后,我入读了华文学校,老师都使用汉语教养,这些对我来说是挺大的挑衅。另外,我在英国的学校学习时没有考试,到马来西亚后学校考试很频繁,这也增添了我的学习压力。不过,经由了一番努力,我很快就跟上了节奏,适应了马来西亚的学习和生活。

  虽然我在英国诞生及上学,但从小父母都保持必定和我说汉语,因而我自小就构成了和外国人说英语,和华人说汉语的模式。但有些华人不会说汉语,就和我说英语。这时我就会非常不解地问妈妈,为什么他们和我长得一样但是不会说我们的话呢?后来长大了我才逐渐懂得了,不是每一位在海外的华人都有机遇接触中华文化,我很荣幸,我的父母对此很器重,并给予我们相干的前提来学习。

1999年9月,吕纯晶(左)、吕彦(中)、吕纯华(右)在英国。

  吕彦: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文明的国度,不过各民族之间的相处都很和气。好比每个民族的传统节日不同,每到这些节日,马来西亚都是全国同一放假的,大家一起开心肠庆贺,品味各式美食。马来西亚固然华人多, 但到底还是本国,中国传统技击在马来西亚不在中国那么遍及。在北京时,我发明公园里时常有人在练太极,这在马来西亚是较少看见的,甚至还有的人不意识这类中国传统武术。

2021年7月,吕纯晶(左)、吕彦(中)、纯华(右)在马来西亚沙巴州包粽子。

  Q:对将来, 你有哪些计划和期盼?

  吕纯晶:我盼望把中医诊所经营好,把中医发挥光大,马来西亚国民对中医的懂得还是不够多,我愿望通过我的尽力,可能让大家更加信任中医、接收中医。

  吕彦:我的打算就是毕业回马来西亚,从事中医方面的工作,不外我同时也想要学一些别的业余喜好类课程,比方小提琴、瑜伽等。

  吕纯华:目前,我首先是要完本钱科的学业。之后,我想要像姐姐们一样持续攻读硕士学位。

吕纯晶(左)、吕纯华(中)、吕彦(右)在北京慕田峪长城。

(稿件起源:中国侨网微信大众号,ID:qiaowangzhongguo,视频及图片来源:受访者 编纂:戴晨)

【编辑:孙静波】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